创新

20130104.2156

谁说我的全民分赃思想不好理解?

我的思想很容易理解。

民主是么?民主是什么?民众做主管事?还是民众是主人?当然是民众是主人。民众做主管事的话,人太多了。

你们只记得一个,就是民众授权选举决策管理层(就是政府)的民主,忘记了民众是国家资源所有者这个民主。

如果克钦明天宣布,帕敢玉石矿,归属于克钦政府和克钦人民共同所有,克钦政府持有50%,克钦民众共同持有50%,其余一切矿产森林水力,以及以后的土地租金,一律照此办理,成了股份制公司,全民无需付出任何即可分红。这就行了。我就可以去给克钦帮忙了。

其他任何国家和组织都一样。

百姓什么都不要付出,就有了?对。你不是国家的主人吗?那公共资源的所有权不是你还是谁?

这个所有权生就带来,死不带走,继承的没有。这么简单一般人不好理解?

然后怎么分?什么怎么分?股份公司怎么运作你就怎么分。帕敢玉石矿的全年盈利,一半政府拿走,一半全民均分。所有公共资源的盈利都是这样。这些公司的所有职员都由股东大会招聘产生。招收外国人,没问题。因为你是股东,明白吧。你没什么头脑,你可以只当股东,不干涉经营。如果你啥都不懂,你就只有懂一个,那就是,如果公共资源运作很差,分配的股东利润越来越少,你就行使你的权力,股东大会开除总经理。你可以什么都不懂,不用总经理给你解释如何运作才是最好的,听不懂就听不懂,别死要面子。你就看分到多少就是了,弱智,弱智也行,白痴,白痴也行,只要你认识钱。懂得一句话,如果分红减少,我就开除总经理,我管他哈佛剑桥,啥都没用,照样开除。那么招聘也一样,我管他文盲白痴,无所谓,只要分红增加,他是什么啥都行,一条狗我都接受。做人的判断标准就是要这么白痴简单。

在判断标准上想多了反而有病。

所谓国家的主人,就是国家的利润归你分。而不是只有你投票的权力。

如果是这样了,大家想象一下,缅军占领帕敢玉石矿。然后呢?如果有全民议会,我相信,全民议会全票通过武力收回帕敢都是很正常的事情。

你们就是太漂,总玩虚的。总是什么捐款啊,什么志愿啊。说那么多废话。只有公平的利益公式才是永恒的推动力和秩序,跟老子玩智慧?我是管理者的话,我只用设定好这个公式,剩下的时候打瞌睡,因为什么都办好了。我的工作就是设定好这个公式,让大伙都觉得公平合理靠谱扎实并且有搞头,其他的老子不懂。

果敢同盟军、其他组织地区国家都好,都一样。中国缅甸美国都一样。如果官僚不愿意,那混混日子打打小工没事,一旦遇到紧急啊危险啊要跟谁对抗啊,立马闪人,老子又不是主人,所有权都没有,老子跟你玩个什么劲。没空!吓我我也不怕,求我我也不来呀。

克钦民众为什么逃啊?跟她有多大关系呢?逃了又怎么的呢?如果她有全部人口份之一的所有权,而且规定,凡逃亡者失去所有权。你看她逃不逃,想起了淮海战役的小板车送粮食吧,那个是共产党忽悠民众说是为了穷人打天下骗来的,但是有了利益公式,比共产党一吓二骗靠谱得多。

她万一逃了呢?逃了好啊。少分一份,剩下的人份子钱不就多了一点么?不敢玩什么都躲你还发什么财呀?没有那么好的事。然后呢?人不够怎么办?什么怎么办?进来的,统统发所有权。管他妈哪里人,中国越南西班牙,都来扛枪打仗。死了有抚恤金,活着有分红,当兵有工资,做饭的有做饭的工资,打仗有打仗的工资。都很简单,我只提示,而不是全面讲述,你可能自作聪明以为我想的不周到,然后你提出来一些相关问题,比如都不劳而获怎么办?这样显得你好像很周到,其实你是听到我这么说,你才提出来是不是?问题是,你想到的没想到的我都已经早就想完了。有人说:想出来你就说啊。说你妈屄!欠了你的?你以为感谢两个字啊?不要付钱的?又玩虚的?又是捐款,志愿,免费提建议啊?提你妈屄的建议啊!

怎么做人这么大差距啊,怎么人家对我的任何帮助我都想现金回报啊,怎么你们这么无耻老是想占有别人的贡献啊?是现金回报,不是改天请你吃饭这种屁话,或者一张纸上盖个章的奖状,奖状你妈个屄呀。

我就是要教条僵化主义永远做不好事情。就是不说。逼我?那我就说了,全部跟你想的一样,一样的短浅一样的俗,然后你说,原来你也差不多啊,并没有新奇的地方嘛。看来你最早那个思想只是你一时跑火想出来的,其实你大部分思想都跟我们一样平庸普通嘛。我就说:“对嘛,不就是这样嘛,其实我一直都是在吹。你们老早就应该看出来了。”,然后你做事情一搞又搞得不好,一搞又搞得不好。我就会跟你一起说,这样很不错了,已经不得了啊,还要怎么样?那些刁民简直狗屁,他们懂什么?

当然了,你不逼我,我就另一个嘴脸,如果不直接跟我有关,就是看看,笑笑,搅搅浑水,开开玩笑。如果跟我有关,我就破口大骂,牢骚满腹,抱怨连天,准备逃跑,或者拿刀。至于到底应该怎么办?我不知道。你给一万我也不知道,你给一亿我也不知道,你给一万亿元,我还是不知道,你宣布全民分红,我来控制和推进步骤落实之后,我马上就知道了,而且早就知道,而且全都知道。以前你给我一万亿,我可能给你搞的,但现在我越来越高尚了,光给我一万亿我也不想搞了,免得不踏实,搞得也不顺心,腰子也不直,说了可能脸红,什么为了民族的权利,为了人民的幸福,说不出口,因为不是,因为侵占了全民所有权,所有权还没均分。我是说政治,不是说别的。我是说搞,不是混。混就不一样了,只要有利润,几百几千块就能混,脑子空空,听命办事,吃喝玩乐,紧急或者危险就跑,你问我你搞得怎么样,我只有一个字,好!给钱就混,不给钱,混都不在这混。

有人可能说,突然宣布,然后这群民众突然就成了股东,是不是太突然了。突你妈个屄突!傻屄老在这啰嗦。一点点小事,老在那自己想不通。谁也没有教育傻屄的义务。想不通自己蠢死!

老子不跟你啰嗦,老子做的事情,永恒优秀,永恒有多久?优秀直到宇宙毁灭那么久。

世界上最容易的就是政治,世界上最难的是科学方面系统性研究创新,那些搞政治的千万不要以为自己很行哦。

看完了,你晕了?别怕。

就是全民分赃,分不了赃?那就天下大事,关我屁事。哪里对我好,我就往哪跑。什么民族,民你妈屄的族!什么国家,国你妈屄的家!有人说得好,关老子屁事,快过年了,多赚点钱,过年多吃点羊肉,那才是最正宗的大事。

现在玩政治,想骗大伙出力,很难了。出了我这个思想家,全世界政治骗子都完蛋了。所有人都知道可以全民分赃了。全民投票算什么,全民分赃才是正事!要不要老子给你们玩一个看看,来呀,十五年建设成为类似新加坡,小意思,而且全民均分所有权哦,你是主人哦。问题去哪里玩啊?没地方啊,侵占全民所有权的官僚们把地方都占了,他们一说话,什么为人民服务,脸就45度朝天,眼泪就90度朝下。我擦,这是演戏啊。要演戏,先全民分赃,那样才能演好戏。

全民分赃思想是谁的思想?晏海峯思想。

峯字不要写错啊,这是正宗原版字啊,另外一个是异体字啊。海阔山高峯直立啊。峯不是迎客松啊,站稳就行,不搞姿势。

那个想去打仗的,如果你去拿枪。我奉劝你。先有分赃权再去。无论哪个部队。好不好,免得说我偏袒谁。其实我提示的全民分赃方法还埋了很多破绽,有关组织地区和国家千万不要按部就班照做啊,出了问题我不负责啊。

刚刚看了一点克钦战场的视频,很感慨,人死人活都在那里。大家忙的不亦乐乎,紧张亢奋,合作分工,勇敢。是的,每个时候打仗都是这样。只有等这一切都过去,你才能发现,那些没有设置好的大局,那些没有设置好的宏观的东西,永远决定了你的命运和你的付出的真实价值。而此时,热火朝天的此时,你无法感觉得到,你认为这是你生命里最有激情的时期,这一点没错,但希望不要是整个宏观人生中最不值得的时期。

参见中国那些越战和朝鲜战争中受伤和死去的现在正在上访的老兵们。即使没有设置好,也不妨碍你热火朝天的干。当时,你激情的时候,你奉献的时候,你觉得无悔的时候,你虚荣的时候,你出现幻觉的时候,你觉得义不容辞的时候,这是多么美好和难忘的人生时期。

我作为思想家,无非让你除了有这样激情四射的时期,而且能无论多么久,无论世事如何变化,你的一切付出和牺牲永远的值得。我只立足长远的东西,宏观的结构。如果我管制,我兹保证,你拿起枪勇敢战斗的那一刻开始,你就是组织、地区和国家的主人!

世界上不仅仅有卖命求荣等待主子打赏的奴隶主+奴才+奴隶体制,还可以有大家都是所有权上的主人,共同勇敢战斗保卫国家、共同进步建设国家的体制。这才是真正的——民主!

只有这样,你的一切付出甚至牺牲,都值得。不仅仅你自己心理上觉得值得和无悔,而且在整个社会意义上和你的人生意义上也是永久的和足够的值得!

士为知己者死,女为悦己者容,这句话的意思,就是人们是多么的希望自己的付出和牺牲被尊重被喜爱,只有尊重和喜爱才值得!反过来说的意思就是,士不为不知己者死!女不为不悦己者容!因为不值得!!!

这样的古话,更说明我们无论任何一个人,都希望付出和牺牲是值得!!!是真正的值得!!!更说明有多少不值得已经过去了啊。仅仅知己便死,仅仅悦己就容。都是只求一个心理满足吗?这其实是对付出价值近似于绝望的渴求!

除了心理满足之外,请你为了所有权益、安全、尊严而死!请你为了爱你娶你一生都不离弃的人而容!

付出,很好,请你不要忘了宏观,那才是决定真正意义的东西,无论是你的人生意义,还是整个的社会意义。

宏观无价值,微观就无价值,宏观无良知,微观就无良知,宏观无公平,微观就不公平,宏观无正义,微观就永不正义!你是微观,领导是宏观。小领导是微观,大领导是宏观。大领导是微观,最高领导是宏观。

我是思想家:晏海峯,兼职圣人智者,还有政治家战略家军事家企业家科学家音乐家,专门主持正义,业务电话1388888888。

许多人的冲动所表现出的大勇行为,都是个人情绪、尊严和荣誉行为,我希望除此之外,还是具备社会尊重价值和人生回报价值的行为,这需要宏观的价值设置,你应该推动它的实现。它实现了,你的无悔才能永恒而且更加光荣伟大。

20130105.0250